《留学并不浪漫》(六)
2004-12-11     美国留学网(www.usaliuxue.com)  发布者:博文留学

6 语言学校¬——全是黑头发,黑眼睛的人,也算是个东南亚民族大家庭吧

语言真是个美好的东西,它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打破国家、民族之间的界限。几句不伦不类的韩语和日语以及结结巴巴的英语,把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愉快地拢在了一起。

由于北京的“非典”原故,我到这里被隔离一周后,才被允许进入了学校。也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有机会在新西兰度过了7天幸福的、愉快的的生活。我万万没想到美好的生活这么短暂,在我入学的第一天,“留学”二字就开始给我找不痛快,让我挨了当头一棒。紧接着,一棒比一棒重的打击,一道比一道高的门槛,使我还没尝到留学是什么滋味,就差点儿画上了句号。现在想起那一阵子,我觉得是场噩梦。

上学第一天早上,”后妈”开车把我送到学校门口,说了声:“上帝保佑你,祝你好运。”就忙着上班去了。现在我就站在了学校的校园里,看着眼前的五层的蓝白色建筑,在阳光的映照下发着光,和我想象的多少有些距离,但是我立刻接受并喜欢上她了。我将在这里开始崭新的学习了,我会努力的。心情平静下来后,我来到学校海外部报道。作为新生我参加了一个入学考试,通过做了几篇英语考卷,我被分到了英语最高班。这个班上共有10个学生,1个从哥伦比亚来的、2个日本来的、3个韩国来的、4个中国来的,正好按1234排列组合。全班都是非英语国家的留学生,皮肤颜色都差不多,分不出谁是哪个国家的。 来新西兰七天了,都是围着”后妈”一个人转,今天见到这么多同胞、又是同龄人,我很兴奋,颇有些找到“组织”的感觉。一个来自韩国的同学首先冲我笑笑,然后大方地用英语自我介绍起来:“嗨,你好!我是你们的邻居,来自韩国。”我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问候,尽量表现得自然,大方,短短一周的时间,“后妈”的气质就潜移默化地感染了我。课间休息的时候,2个韩国的同学向我打听中国的“非典”情况,我实在不愿多说,因为我太担心啦,我的家乡北京可是重灾区呀!为了岔开话题,我搅尽脑汁挖掘出一句令他们大吃一惊的话:“我的奶奶也是韩国人。”这句话我是用韩语说的,小时候跟奶奶学过一些,是现在我惟一能说囫囵的一句韩国话了。此话一出口效果非凡,立刻招来了他们一阵小小的“寒流”——“啊!你会说韩国话!咱们是老乡,是老乡呀!”实际我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但看表情和眼神儿,还有从当时的气氛中,我能猜出个八九分来。我就拼命点着头,他们真把我当成老乡了,对我“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的(这是我从小对韩国语的感受)滔滔不绝起来。日本同学一看我们这么高兴,也过来凑热闹。一个日本女生冲着我一边鞠躬一边说:“你好,我叫马优米,请多多关照。”她的眼睛弯弯的,带着天生的微笑,让人看了非常想笑,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来新西兰前,我曾经打算去日本留学,所以学过一点儿日语,今天可派上用场了,我立刻用日语对她说:“我叫余亭亭,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她的吃惊程度比韩国同学更斜乎,一把拉住我,用飞快的日语和她的日本老乡说着什么,2位日本同学也立刻和我亲切地聊了起来。语言真是个美好的东西,它能拉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打破国家、民族之间的界限。几句不伦不类的韩语和日语以及结结巴巴的英语,把我们这些来字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愉快地拢在了一起。可是奇怪的是,我真正的老乡——中国的同学们都个自单独坐着。可能所有的中国留学生,都被家长、朋友或中介这样嘱咐过:“不要和中国学生扎堆儿,会影响英语提高的。”这话还真灵,班上的中国学生都是单打一,互相保持着距离,谁也不搭理谁。其实在国内我也不是太善于和同学接触的,可现在是远离家乡啊,我可受不了。受不了的不止我一个人,到了中午,终于又有一个中国同学绷不住了。 吃午饭时,她端着饭盒坐到我身边,对我说:“看你和他们那么亲热,你的英语又那么棒,我好羡慕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俩立刻成了朋友。她叫阿惠,是广东人,比我大十多岁呢,并且已经结婚有孩子了,但这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们在一个班级里,来自同一个国家,这就够了。我所在的新西兰国立W理工学院的英语中心不说是个国际大家庭,也算是个东南亚民族组合吧。语言环境比起飞机上那个大肚子姐姐说的“清华大学”来,要好了很多。老师们教的也很认真,还是应该庆幸在这个小城市学习。

也许这里的老师太认真了吧,第一天就把我给弄得很没面子。下午海外部的老师来到语言班,他们和语言中心的老师小声咕噜了几句话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入学考试你答得非常好,几乎全对了。”“谢谢,也许是我碰上了。”我假装谦虚。“你在国内做过这个卷子吗?”老师又问。“没有哇。”“这个卷子全都答对很难的。”那又怎么样?我心里挺美,这说明我英语不错呗。“No,”海外部的老师摇摇头:“我们在你的人学材料里看到了和这张相同的卷子,是你答的,但是答错了不少。”“怎么回事?”我问。虽然我完全听懂了她的话,但是由于这话太莫名其妙了,竟然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回事?”她反问我。我和她来到海外部,桌上放着我的材料,她很快就抽出了几张纸,就是她说的那张卷子,我的英语名字就写在上面。“怎么回事?”我俩同时说问对方,还是那句话。 “不知道。”我当然不认帐。

整个一下午,我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老师讲课?我搅尽脑汁在想那张卷子:那张神秘的纸是哪里来的?我今天才入学呀,怎么会有我的名字?我什么时候写的呢?我更不明白的是:就算是我写的,和我今天的入学考试的卷子又有什么联系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开学第一天就出如此怪事,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北京家里打电话。妈妈听了后和我一样发懵,她立即给中介公司打电话。“考卷之迷”终于解开了,原来这个卷子是一年多以前,中介公司对我们进行英语摸底时做的,这都是哪辈子的事啦!我那时的英语当然很烂,再说,我在国内考过无数次英语,怎么会记得这个卷子呢?可是,为什么会和现在新西兰学校的卷子一样?又为什么要放进我的人学材料?我想谁也说不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这里的老师们可能认为我说了谎,因为最近在新西兰,中国学生考英语做弊,找“枪手”替考的丑闻常有发生。我今天人学考试答得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就怀疑我做弊。我冤枉呀!既然谁也说不清楚,我用英语当然就更说不清。虽然后来没有谁再提起此事,但我心里那叫一个窝囊!我招谁惹谁了?我恨北京的中介办事不认真,事先根本没告诉我有这么一档子事,害得我刚来就遭误会,我好歹也代表着咱北京人哪;我也恨个别不争气的留学生,不好好学习,搞些歪门邪道考试作弊,真是一个苍蝇坏了一锅汤,害得我无辜受牵连;我更恨这里的老师忒叫真,难道只认那张破纸,不看面前的这个人?我就在你们眼皮底下考的试,我的口语你们也是亲耳所闻吧?我憋着一股气,哼!我非得考出个样儿来给你们看看。

但是只上了几天课,我就感到,想在老师面前扬眉吐气的想法很难实现了。这个班的1234东南亚组合,来自五湖四海,其学习目的五花八门。我们中国来的同学都是准备进入大学的,在此学习英语言后,要去参加各种严格的英语考试,所以是压力最大的;日本的同学是日本和新西兰两个国家之间的交换生,他们在这里学习英语也好,学习其他专业也罢,只要学够一年就行,他们是最无优无虑的;韩国的同学都已经参加工作了,是为了提高英语水平,来充一下电的。他们拿的是旅游签证,只能短期学习,所以非常抓紧时间;哥伦比亚的那个同学是新移民,免费在此补习英语,愿意学多久就多久;我的新朋友——广东来的阿惠大姐学习语言的目的使我瞠目结舌!她神秘兮兮地告我:“我呀,为了在新西兰生一个孩子。”她说:“学习太苦了,我都这把年纪了,还学什么!在语言班混个签证,生个孩子后就能有新西兰国籍,我和我老公都能移民了。”我不禁想起了在飞机上那个东北大姐的话:“我劝你别做梦了,既然出来了,还是现实点儿吧,趁着年轻。”我现在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明白了她挺着大肚子也要坚持上课的隐情。

现在我的处境告诉我——大家英语水平本来就莨莠不齐,学习目的又各不相同,而老师教学也要顾全大局,只能按部就班地“慢慢来。”可我是来赶考的呀,我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刚上了几天课,我就如坐针毯一般。<未完> 作者:余亭亭 2004年6月 于新西兰

美利坚院校

数十位海归留学专家美国留学网能为你做什么?

1、24小时内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和您取得联系并根据您的要求为您涉及留学方案。
2、“出国留学需谨慎,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要太追求名校”——桑老师名言!查看出处>>
3、信不信由你,针对一些学校申请,我们是免费办理;一些学校我们是先办理成功后收费--首家推出留学电商化机构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拨打我们的留学免费咨询电话:400-690-8210 或者
  • 桑老师

    桑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952236121

    微信:bjsangqing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桑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 吴老师

    吴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601085499

    微信:skoda1999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吴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快速报名表

姓  名: * 真实姓名 电 话: *与您取得联系
申请国家: Email: *投递相应的留学材料
联系时间:  QQ:
毕业学校: 毕业专业:
补充说明: 你的个人职业规划,以及自己的一些特殊才能,语言成绩,工作经历,获奖信息,留学计划,自己问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