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并不浪漫》(十)
2004-12-11     美国留学网(www.usaliuxue.com)  发布者:博文留学

10. 专业考试——如同“天书”般的考卷实在看不懂,只得交白卷

我接过卷子,满篇我认识的只有“IS ”“WHAT”还有“AND”。空空的屋子里,就我一个人面对一张希奇古怪的卷子。就连瞎懵都不知道怎么懵,完了!我一闭眼,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我知道这下回国是必然了。

英语考试迫在眉睫,英语班的同学们都在紧张的学习着,我却心猿意马,每天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准备迎接比英语考试更严峻的护理专业考试。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护理部了,摩尔主任带来了4个老师,向我介绍:“你要通过这几位老师的考试,他们说你合格了,你就可以进入我们护理部的学习。”我惊恐地看了看站在我周围的这几个高高的大鼻子蓝眼睛的人,他们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是妇科老师。”“我是药理学老师。”“我是病理学老师。”“我是护理基础学老师。”“我叫余亭亭,是从中国来的。”这等于啥也没说,我从哪里来他们都知道,而且声还没有蚊子声大,我已经彻底被这阵势给搞晕了。接下来,他们问了我过去学习的情况,我所能用英语表达的是:“这些内容我在中国都学过。”,可再让我说具体些,就真应了那句歇后语——我是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呀。每位老师都认真地发言,从各自的角度向我解释新西兰护理专业的重要性,并强调对我进行入学考试的必要性。我有点儿晕头转向了。然后,他们研究制定出一个庞大的、针对我的考试计划:有三科笔试,两科论文,还有几科要跟班当堂听课。他们那么严肃认真地、一丝不苟地要摸我的老底,我怎能拒绝得了?所以,不管他们说需要考什么,怎么考,我都硬着头皮点头、还得笑着说“OK!”。然后,我抱有幻想地问摩尔教授:“如果我这么多专业考试通过了,是不是就不用考英语了?”我想得倒挺美。 “NO!” 摩尔依然微笑着说:“ 你当然要按规定通过学校的英语考试,而且你要考很高,很高。” “OK!”我已经半傻了。

一出护理部的楼,我把老师们借给我的一大摞参考书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坐在上面,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他们别是以为从中国北京来了个“天才”吧?我抬头看看眼前的学校主楼,虽然只有5层,可在我看来,它好高好高,高不可攀。

这些护理专业课我凭什么考得过去呢?如果用中文考,我不怕,好歹我在国内也学过几年。不谦虚地说,俺还学得不错呢,您就随便考吧;用英语考专业,我真怕。英语医学术语我不曾接触过,不要说在中国的学校没学过,就是在这里的英语中心也没人给不教呀。我看不懂卷子、听不懂问题、写不了单词,我……,简直就是一个文盲!不要说是用英文考,就是拿中文考,这些囊括了我在国内的大学里好几年所学的知识,也要有复习时间呀?

语言课不能不上,可是在考英语之前,这么多要命的考试突然来加塞儿,我的心早给分成八瓣了,哪还有心思好好听课呀。在下午的英语课堂上,我从混乱的思绪中缕出一张考试日程表。妈呀!从现在开始到英语考试,只有十几天时间了,而这十几天内,平均两天给我来个专业考试。这还不算,我还要按照护理部的要求,去旁听几次课,一来检测我的听课能力,二来考察我的学习态度。而这些考试无论哪个通不过,都会把我阻在护理部的门外。这样一来,别说专业考试没把握,连英语考试也得“砸”!我越想越气,这不是成心和我过不去嘛。英语班的老师见我气色不对,过来翻了翻那些她都不懂的书,直呼唤“上帝”。原来我只考英语一项,她就直摇头说“No”, 现在一下冒出这么多护理专业考试,连“NO”都“NO”不出来了,只是眼珠子瞪得快掉出来了。这决定命运的考试使我的心情乱七八糟,比书更沉,沉得都负担不了。“好嘛,让一只小毛驴拉八辆车。”打死我也“拉不动”哇!

我实在解不开这个疙瘩,吃完晚饭,我把这些对”后妈”讲了。”后妈”的话和摩尔教授很一致,她说:“护理医学是个人命关天的事,他们当然要考你,因为他们对你们中国的护理教育并不真正了解。

抱回来的那些专业书随手一翻,哼,别说是考,连看都看不懂。我拿着医学专用字典,吭哧一个晚上也查不了多少,心里是又急又烦,看着桌上摆着的其厚无比的专业书,又想起摩尔博士们雄心勃勃的考试计划,我心想,这留学的门槛太高了,我是可望不可及了。明明知道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我还是在傻傻地写着,念着,记着。在出国前,我曾设想过留学的辛苦,心想:“我参加过国内高考我怕谁!再难还难过高考了?”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难,好几年的学习内容,只有几个晚上的时间复习,还要用英语来考,这就好比让小学生去参加高考似的,不着边际的难!

那些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自己都记不清了,我象个“没头苍蝇”似的,在学校图书馆、英语教室、护理部之间冲来撞去,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天晓得我都学了什么?还没进考场,我已经被“烤”得快糊了。

几天后,护理部为我安排的第一个专业课考试如期而至。忘记了是什么卷子了,反正全是我看不懂的英文字母。一位老师很温柔地对我说:“你一个半小时后把卷子做完给我。”说完轻轻地把门关上。 我拿着卷子,密密麻麻的英文让人看了直眼晕,满篇我认识的只有“IS ”“WHAT”还有“AND”。 空空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面对一张希奇古怪的卷子。 就连瞎懵都不知道怎么懵,完了!我一闭眼,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我知道这下回国是必然了。 这张卷子对我来说如同一纸“天书”。但是当一个人面对天书时,看不懂就不会太自责,毕竟我努力了,没什么后悔的。 我很平静地拿着卷子找到了老师:“老师,卷子给你,我不做了。” “为什么?”老师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她根本不会理解一个刚来几天的外国人看专业考试卷的感受。“我完全看不懂这张纸。”说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起转来。 这么多天的努力和挣扎,承受了这么多无名的精神折磨,在这一刻全变成了泡泡,悄悄地飘的空中,然后突然爆掉。 老师安慰我,让我坐下。这个时候,我只想逃跑,跑回国。 考试比我想象得更没谱,情况比我想象的更糟糕,一种受了愚弄又说不出来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宁愿这次新西兰留学就在今天结束。

我坐在空空地办公室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摩尔主任进来了,我茫然地看着她:“这个考卷我做不了,我什么都看不懂。” 她跟本想象不到英文和中文的医学词汇差距有多大,奇怪地问我:“为什么?”“因为It isa book from heaven!”我擦了一下眼泪,鼓起勇气,用手向天上指着。其意思就是 “它是天书”,我也不管她听得懂不懂了。也许摩尔教授明白了我的比喻,她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说:“OK。让我们一起看看第一题,你告我它讲的什么意思?”“我不认识,我要是能看懂,就会做了,这些词我根本不认识。”“那你念念你认识的。” 念就念,我已经知道结果就是回国,没有别的选择了,也就什么都不想了:“What I……,???A,B,C,D……,@ # ~ &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最后,我念不出声了,我伤心透了,又哭了起来……。不是怨摩尔博士,而是对自己的无奈,对自己的彻底失望。摩尔博士轻轻地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们知道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们没有想到和中国之间的差距会有这么大。”她的话,那么温柔和平静。我抬起头,直看着她,长出了一口气。“我们看过你的学习成绩,知道你是个优秀的学生,只是现在有语言障碍,这是需要时间的,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是啊,我真的已经尽了最大最大的努力了。<未完> 作者:余亭亭 2004年6月 于新西兰

美利坚院校

数十位海归留学专家美国留学网能为你做什么?

1、24小时内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和您取得联系并根据您的要求为您涉及留学方案。
2、“出国留学需谨慎,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要太追求名校”——桑老师名言!查看出处>>
3、信不信由你,针对一些学校申请,我们是免费办理;一些学校我们是先办理成功后收费--首家推出留学电商化机构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拨打我们的留学免费咨询电话:400-690-8210 或者
  • 桑老师

    桑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952236121

    微信:bjsangqing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桑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 吴老师

    吴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601085499

    微信:skoda1999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吴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快速报名表

姓  名: * 真实姓名 电 话: *与您取得联系
申请国家: Email: *投递相应的留学材料
联系时间:  QQ:
毕业学校: 毕业专业:
补充说明: 你的个人职业规划,以及自己的一些特殊才能,语言成绩,工作经历,获奖信息,留学计划,自己问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