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并不浪漫》(二十)
2004-12-11     美国留学网(www.usaliuxue.com)  发布者:博文留学

20. 我的新班级——惟一的留学生成了“国宝”,“妈妈奶奶”成了同学

今非夕比——我不再是在主楼外面徘徊的那棵没人知道的“小草”,用一个中国同学的话来说:“你简直是你们班的“大熊猫”,是“国宝”啊!”

03年7月21日,我梦寐以求的一天。我受了这么多的磨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从这天起,我终于坐在了新西兰西方理工学院护理科学系二年级的教室里。这是我人生中的转折点,从这一天起,我来到新西兰的情况完全的改变了。这之前,一连下了两星期的雨,到了开学的这一天,雨突然停了,阳光温和的撒在我身上,好象要把我原来身上的“霉气”全都赶走;塔拉那基火山上的积雪映衬得天空格外的蓝,海鸥在我头上盘旋着,一排火红的枫树林,一直通到学校,象是在迎接我这个历经“千辛万苦”才到来的新生。在这之前,一堆的压力使我喘不过气来,别说打扮,就是换衣服的心思都没有,真有些给咱中国的女孩子丢了份。今天,我化了淡妆,换了件新衣服,看着镜子里久违的自己,心里酸酸的:终于又恢复我的本来面貌了。

电梯里的数字在向上跳,我的心跳也随之加快,离我的目标越来越近了。到了教室——我日思夜想的地方,我却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去。一个很甜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迷路了吗?需要帮忙吗?”我转过身,一个蓝眼睛、黄头发的女孩在对我笑,她没有新西兰人特有的“红脸蛋”,没有英国人特有的“大黄牙”,也没有外国女的特有的“毛驴叫”似的发音……,她笑得那么甜,象个电影明星站在我面前,让人看了很舒服。“我没迷路,我是这个班的新生。”她的出现太突然了,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打招呼。“是吗?那太好了!”我的出现也太突然了,她兴奋地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叫猫,就是这个班的!”她说。第一个同学就是这么光彩照人的女孩,我也很高兴,是个好开端。“咱们快进去吧,我给你介绍咱班的人。”说着,她做一个手势让我先进去。她很随意地用了“咱们”这个词,让我心里微微动了一下。

我刚想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猫就过来对我说:“别坐得离我们这么远呀,和我们大家坐一起。”说着,拿过我的书包放到了另一个桌子上,那个桌子的周围都是我们班的同学。我坐到了那个女孩的旁边,她大声地开始为我一一作着介绍:“我叫猫,他是ROSE, 她叫KIM,那边的是CAROL,LILY,•#¥%¥%#•*•#%……”。这么多从来没听过的名字,这么复杂的发音,我想尽力地记住它们,可是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好象涂了润滑油,这些名字从我的大脑皮层一滑而过了。最后我只记住了一个,就是“猫”。这个名字的发音即简单又好玩,而且用中文我怎么也没找到第二个与之发音对应的汉字。

“你叫什么?”猫用蓝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我叫米雪儿。”“这是你的真正名字吗?”一个同学很好奇的问:“怎么和我们的名字这么象呀?”“我的中文名字怕你们记不住,这是我的英文名字。”其实,我不想让新西兰的人叫我的真名,这样能减少我对国内的记忆,使我不至于太想家和国内的同学,这才是真正原因。“我们还是叫你的真正名字吧,这是对你的尊重。你的中国名字是……”猫一本正经地说。“亭亭。”我尽量地慢慢地说,让他们听清楚。没想到,他们都惊讶地笑起来?“TING TING?这是你的名字?多么有趣的名字!”“太好听了。”一个同学说。“TING TING,是铃铛响的声音,好听。”原来我的名字发音是当地的一个象声词,就好比我们说“叮当叮当”声。几个同学就一起说:“对,你的中国名字很好听,也很好记,我们就叫你TING TING了。”“TING TING,TING TING,你好!”他们兴奋地、一声接一声地重复地叫着我的名字。没有初来乍到的陌生和冷落,反而是他们的热情让我应付不过来,我的班级就这样自然大方地接受了我。

在进入这个新的班级之前,我有一点心理负担,那就是我已经在国内上完大学,现在又来插班读学士学位,该不是班上的老大姐吧?我做好充分地思想准备——今后的两年可能要和一些小孩子们在一起学习啦。今天开学才知道,我反而成了班级里年龄最小的。我们班共有二十三个同学,其中有三个男生。除了猫和一个叫粒子的女孩还有我是二十多岁外,其他人都是三四十岁,不少已经为人父母了,年龄最大的比我妈妈还大呢。开学后的一个周末,我在超市买东西,忽然听见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我们班一个叫海曼的同学,她领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我高兴地和她打招呼,套近乎地说:“嗨,你的儿子真漂亮。”没想到她说:“NO! 他不是我的儿子,他是我儿子的儿子。”我顿时傻眼了,我竟然和当奶奶的人是同班同学!后来我渐渐了解到,这就是新西兰的教育制度和中国的教育制度不同之处。当地的许多人高中毕业后,并不急于接着上大学,而是先工作一段时间,对社会有了一些具体的接触和感性认识后,再根据自己的需要和爱好去上大学。而且大学毕业后,工作了若干年,人们还可以再去上大学,选择新的专业。新西兰的大学教育是终身的,是全民的,什么时候上学都可以,没有年龄界限。特别是在这种福利国家里,公民上大学只需交很少的学费就可以上大学。(大概也就是我们海外留学生学费的五分之一)但是入学考试一定是不能少的。我们班同学的背景也各不相同,干什么职业的都有,选择这行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有的人早就大学毕业了,再想再多学一门知识;有的人是由于就业的压力改学吃香的护理专业;有的是出于实用——因为家里有病人;更有不少人是出于爱心——想为人类做贡献;年轻点的同学的想法倒是都很一样——这个职业发达国家都急需,可以环游世界。我们班有一位先生,潇洒健谈,落落大方。以我的眼光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果然,他是当地电台著名的播音员。但是他为什么来这里上大学,又为什么学习护理专业,就不得而知了。这是个人的隐私,除非他自己说出来,没有人会打听的。还有一个大妈级人物,是我们班级的积极分子,就是中国学校里班干部那种类型的,她不仅自己学习很棒,还热心帮助每一个同学。她的英文名字很好记,翻译成中文叫“玫瑰花”。玫瑰花是个律师,在我们这里上一年课后将转到奥克兰继续学习别的专业,她所做的这些,好象都和她的律师工作有关。

我们班还有几个毛利族的学生。有2个毛利族女生长得特象——都是赫色的皮肤,大眼睛,披着长长的头发。令人吃惊的是,她们竟然是母女!娘俩一起来上大学,多美的事呀!太让我羡慕啦。我想,要是这的学校对我们外国人也收很少的学费的话,我妈没准也跑到我们班和我做同学来了。

我们班还有一个“大叔”级同学,是从印度来的。虽然他也是留学生,但是人家可是从小说英语长大的,语言上没有障碍,学习也很棒。这么一来,我就成了班上的唯一留学生,还是从中国大陆来的,这引起了同学们的极大关注。今非夕比——我不再是在主楼外面徘徊的那棵没人知道的“小草”了,由于我直接插人二年级,省去了大学预科和一年级,大大加快了进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将是这个大学的第一个拿到学位的中国学生。用一个中国同学的话来说:“你简直是你们班的“大熊猫”,是“国宝”啊!”

当老师向大家介绍我时,全班同学还是很兴奋。按照学校的惯例,新生要来个入学发言,在这些和谐友好的同学面前,我发挥得轻松自如、淋漓尽致。只是讲到后来,我还是说吐噜嘴了。我说:“我要努力向各位叔叔阿姨学习……”全班的同学都笑了。<未完> 作者:余亭亭 2004年6月 于新西兰

美利坚院校

数十位海归留学专家美国留学网能为你做什么?

1、24小时内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和您取得联系并根据您的要求为您涉及留学方案。
2、“出国留学需谨慎,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要太追求名校”——桑老师名言!查看出处>>
3、信不信由你,针对一些学校申请,我们是免费办理;一些学校我们是先办理成功后收费--首家推出留学电商化机构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拨打我们的留学免费咨询电话:400-690-8210 或者
  • 桑老师

    桑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952236121

    微信:bjsangqing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桑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 吴老师

    吴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601085499

    微信:skoda1999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吴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快速报名表

姓  名: * 真实姓名 电 话: *与您取得联系
申请国家: Email: *投递相应的留学材料
联系时间:  QQ:
毕业学校: 毕业专业:
补充说明: 你的个人职业规划,以及自己的一些特殊才能,语言成绩,工作经历,获奖信息,留学计划,自己问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