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并不浪漫》(三十一)
2004-12-11     美国留学网(www.usaliuxue.com)  发布者:博文留学

31. 风云突变——突然不给减学分了,一个学生对四个老师的谈判

咳,老天爷,您别忙着降什么大任给我呀,我才22岁耶,再说好歹等我考完试呀,偏偏这么关键的时刻您来考验我,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我会考砸的。

好象有一只手在操纵我的留学命运,时而把我推上浪尖,时而又把我推人谷底,跟我个人的学历无关,努力无关,只因为我是来自中国,我就必需时刻准备接受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考验和折磨。 就在我的留学生活和学习刚刚风调雨顺时,“咔嚓”又一个晴天霹雳,风云突变,意想不到的情况又来了。 随着学校里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学校专门请了一个中国来的F老师负责留学生的学习生活。因为我是去国际部比较勤的学生,和她很熟。 她婉转地告诉我一个消息:“亭亭,你要有精神准备,我听说你的免减学分的事有麻烦了。” “怎么可能?我已经上了将近一个学期的课,怎么会……?”我想F老师一定是搞错了,我的学历和免学分是经过评估的,不会有什么麻烦。 “反正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听说摩尔博士都为你这事赶到首都惠灵顿的国家护理委员会去了,很可能是有了什么变故。” 这个消息对我无疑是当头一棒。若是学分不给减了,就意味着我要退到一年级去从头上学,要知道在这里多学一年,费用要20万人民币呢! 这个国际玩笑对我来说可真开不起呀。如果项目不被承认,没有减学分这回事,我在国内的几年努力和来新西兰后所受的磨难就全白搭了。 我顿时眼前发花,模糊中我好象看到一棵树上长了许多大杈子……。“节外生枝”这个词让我领教得比谁都透彻。因为此时正是期末,专业考试一个接一个,非常紧张,令我应接不暇。在这样的时刻,突然又来这么一下子,我懵了。 当天下午就证实了F老师的话是没错的,我得到护理部通知:摩尔等负责人要找我谈话。 记不清那天下午,我是怎么样控制住满眼的泪水,从护理部里出来的。只记得我当时手脚冰凉,头脑麻木,满脑子里反复回荡着刚才摩尔博士的话:“新西兰《国家的护理委员会》不认可中国大学的课程了,因为中国的护理学和新西兰的差距太大了……”。

为什么倒霉的老是我? 我往教室走,尽量装出平静样子,可心却在不停地颤斗。在教室外等着考试的同学们和往常一样,见到我很自然的问一句:“亭亭,How are you?” 也不知道这句话碰到了我哪跟神经,本来想挤出点笑容回一句“I am OK。”, 但是,此时让我做戏是这么难,话到嘴边,就变成:“I am、I am……”我实在控制不住了,眼泪从眼框中里冲出来。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大家立刻围过来。到了新西兰这么久,除了家里人,我从来没对外人讲过所遇到过的重重困难。现在他们这么一问,我如同见到亲人一样,随着眼泪,委屈的话语象苦水一样倾泻下来。 一个胖胖的、阿姨级的同学立刻过来一把搂住我,她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地把脸贴在我的头上。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学校应该遵守诺言。” “我去找个律师来为亭亭说话。” “不能让亭亭离开我们班。” 几个男同学更是够意气:“对,咱们明天开始罢课!一直到亭亭的事解决为止。” 一个不爱说话的女同学,拉过我的手给我一把糖,还剥了一块塞进我嘴里。 这帮人本来就很喜欢助人为乐,正愁“雷锋精神”没处发扬呢,哪见得了我这般倒霉事呀,呜哩哇拉一片英语地说起来。多好的同学们啊,我也不想离开他们呀,可是真是要让我退回一年级,我除了离开这里没有选择。班上的“核心人物”学习最好的玫瑰花同学说:“别急,我们去找学生会,然后再去找校长。”二十多个热心的人象二十多簇火把我围的暖暖的,刚才我还想一走了之,此刻我只想和他们永不分离。考试的老师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这么多同学的关心下,我的理智又占了上峰,我破啼为笑:“谢谢大家,我会挺过去的。”虽然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好朋友猫轻轻地帮我擦了擦眼泪:“亭亭,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我搂着猫:“为了和你们在一起,我不会走的。”这句话是我发自内心说的,的确,他们是我留下来的唯一理由了。但我心里明白,留下来对我没有任何意义了——我来新西兰的所有优势,在刚才和摩尔教授们谈话的那一刻已经全都没了。什么合同,什么项目,什么减学分,已经通通画为“零”了。在当天下午的考场上,我的心情可想而知。还考什么劲呀,考得再好,也没人承认了。让我更担心的是:家里知道了这事该怎么办?妈妈会急坏的,奶奶会急病的。绝对不能告诉家里。

出了考场,我没回家,鬼使神差般的来到海边,坐在了曾经和后妈来烧烤的海滩上,象一条搁浅的“鱼”,摊在沙滩上,满脑子剪不断、理还乱的疑问:两国两校的“合作项目”为什么突然不算数了?中国课程和新西兰的虽然不同,但是他们事先去我中国的学校考察过的呀。两校的校长签约时的大照片还挂在中国学校的墙上呢,说不算数就完了?要是不承认就别给我发录取通知书呀,早干吗去啦?没有项目的减学分,我完全没必要到这儿来,大老远来不就是因为有这个“优惠”吗?再说,我有中国正式大学的学历和学分,就是没什么项目也该减点儿学分吧?我又仔细回忆了今天他们和我谈的每一句话和他们的表情,其实摩尔教授为此也很着急。但是,她越是着急我就越不安,因为她本人就是国家护理委员会的委员,她若是都没辙了,我就真该的Game over 了。我站在海水边,冲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胡乱地大喊起来,以此发泄我的气愤和无奈。一对溜弯儿的老年夫妇站在附近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可能准备随时报警。我当然不是来寻短见的,是来倾听家乡的声音,因为不管多么遥远,在大海的另一端,肯定有一部分连着中国的大陆,我相信海水能传播心声。“爸爸妈妈,你们的宝贝女儿刚爬出泥沼又遇到沟壑了。” 海浪从远处一道道的涌来,轻轻地撞在岸边的大堤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溅到我的脚上,象传来妈妈的话—— 每当我遇到不顺利时,我妈妈总是在讲烦了一通大道理后,就半开玩笑地把孟子他老人家那句话甩给我:“你等着吧,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苦其心志……乖女儿,考验你的时候又到了。”妈妈的话使我清醒——新一轮的“苦其心志”来了。咳,老天爷,您别忙着降什么大任给我呀,我才22岁耶,再说好歹等我考完试呀,偏偏这么关键的时刻您来考验我,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我会考砸的。 只有在想到亲人,我才会有坚持下去的力量,真的没有放弃的权利。爸爸妈妈给了我留学的机会,虽然我所拥有的只有柔弱的身体和并不灵活的脑袋,但是我应该有志气。和爹妈还有老天爷都“交谈”过后,我又对自己说了话:“余亭亭,不论什么样的难关,你都要冲过去。”想通了,清醒了,我拍拍屁股起来赶快回家,去干一个重要的事——给新西兰国家护理委员会写信申诉,争取请他们重新审查我的材料。

在学校图书馆的法律书架边,一大排法律书令我眼睛发直,“信用、违约、撕毁合同、国际关系、背信弃义……”这些用中文说起都陌生、绕嘴的词,在英文里应该怎么用,怎么写呢?拿我现在的英文水平,就好比小学还没毕业,就想阅读《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似的,实在有些不自量力。图书馆里的熟人们和我打招呼:“嗨,怎么样?护理专业的考试很难吧?不过,你天天都在这里认真看书,一定能考得不错。”可是谁能知道我看的根本不是医学书,而是跟我的专业不沾边的法律书,这个难题不解决,专业考试我根本顾不上了,我暗暗叫苦。在图书馆泡了几天,我终于进步到能振振有辞地写一大篇《申诉书》了,我相信我有足够的理由能说服国家护理委员会。得,一不留神又修了一门法律,我苦笑了。

可是这封《申诉书》还没有寄出去,就被我自己“枪毙”了。在查阅资料中,我看到一条有关新西兰国家政策的说明——“新西兰国家的许多政策,随着国情的变化而不停地变化和修改,而且雷厉风行,变得快,实行得也快,而且一经实行,以前的就不算数了。”总之,这是个政策多变的国家。而我在中国的大学和新西兰签订的这个“合作项目”是在两年之前。由于项目条件的苛刻,在这两年期间,中国学生没有人能够达项目中的要求。等好容易把我这第一个“宝贝”送过来,已经是项目签订两年后的事了。这个项目实施时间有些“马拉松”式,拉得太长了,而新西兰国家护理委员会的政策在这两年之间发生变化,是正常的。怪只怪两国的护理学的概念差距太大,象我这样一个半个的,达到项目要求才能送来,“黄花菜”都凉了。哎,现在申诉已经晚矣。我把申诉书给收起来,作为我留学史上的一个纪念吧。但我并不甘心退回一年级,我要进全力挽救自己你的命运。我要亲自和护理部谈判解决此事。考试还在紧张进行,我请求谈判往后延期,有几次给北京家里的电话,我都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这个坏消息我不能告诉远在家乡的父母,不能让他们再为我着急上火。到了谈判的那天早上,我班级的同学们决定派选三名代表与我同去,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人多力量大,一来给我壮壮胆,二来他们懂得新西兰的法律和当地的规矩。可是我突然变卦了,决定不带那些好心的同学去了。因为我想,这个难题最终解决,还是要靠学校而不是同学们的愤怒。这又是一次决定性的谈判,和我刚来想进护理部时差不多的原班人马——护理部主任摩尔博士、老太太博士、印度老师,不过这回多了一个从中国来的F老师。说是和我一起开始商谈解决办法,实际上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没有什么余地,我必需从头学习一年级的课程,否则学分不够,就不能毕业,也拿不到学位了。学校方面考虑到的确有违约责任,决定虽然让我晚毕业一年,但这一年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由校方负担,按说这样的条件也算是对得起我了。老师们一起期盼地看着我,以为我会欣然接受,可是他们想错了,我坚决不接受。我有我的苦衷,因为我耽误不起呀。我还得尽早回去见天天盼我的奶奶呢;此外我的野心大着呢,还想读硕士甚至博士,“一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比一的阵势,而且是四个老师对一个留学生,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这次谈判以我的不接受而结束。<未完> 作者:余亭亭 2004年6月 于新西兰

美利坚院校

数十位海归留学专家美国留学网能为你做什么?

1、24小时内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和您取得联系并根据您的要求为您涉及留学方案。
2、“出国留学需谨慎,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要太追求名校”——桑老师名言!查看出处>>
3、信不信由你,针对一些学校申请,我们是免费办理;一些学校我们是先办理成功后收费--首家推出留学电商化机构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拨打我们的留学免费咨询电话:400-690-8210 或者
  • 桑老师

    桑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952236121

    微信:bjsangqing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桑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 吴老师

    吴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601085499

    微信:skoda1999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吴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快速报名表

姓  名: * 真实姓名 电 话: *与您取得联系
申请国家: Email: *投递相应的留学材料
联系时间:  QQ:
毕业学校: 毕业专业:
补充说明: 你的个人职业规划,以及自己的一些特殊才能,语言成绩,工作经历,获奖信息,留学计划,自己问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