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并不浪漫》(三)
2004-12-11     美国留学网(www.usaliuxue.com)  发布者:博文留学

3. 空路漫漫——新西兰,你怎么这么遥远啊!

和老同学在美丽的花园城市奥克兰相会。看见她变得精明能干,还有她和男朋友幸福愉快的样子,我觉得留学真浪漫,飞出来的感觉真好,我飘飘然了。

耳边响起了英文,这才发现机组人员都是老外,电视广播全是英文的,在讲解穿救生衣等事项,我竖起耳朵仔细听,还是听不懂,学的那些英语都干什么去了?我只能暗暗祈求平安了。 听不懂的外语象是念经,加上走前的疲劳,我昏昏睡去。一大觉醒来,新加坡到了。一些学生们欢呼着下了飞机,他们到留学目的地了。可我的行程刚刚是五分之一,我还要在此地转机。走出机舱,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手机。我知道妈妈一定给我发了无数条短信等我回复。果然,手机的短信信号响个不停——家人,同学,朋友的短信连成了串,我强烈地感觉到家人的心和我紧连着。我不停的翻看着短信,眼泪挡住了视线,渐渐看不清了…… 凡是在新加坡转机的旅客都享受了几小时的免费旅游,但旅游的人和留学的人在此逗留,有着完全不同的心境。前者轻松愉快,有说有笑;后者紧张沉重,沉默无语。我比后者还后者,紧锁着眉头,心想这里再好我也是个过路客,所以狮城的美景和现代化的建筑都无法吸引我,就这么精神恍惚、稀里糊涂地游了一圈新加坡。 天黑时分,告别美丽的新加坡,巨大的波音767飞机载着我接继续往前飞,又将是十几个小时的空路漫漫。 新西兰,你怎么这么遥远啊! 还是因为“非典”的原故,若大的飞机上没几个人,除了留学生,还是留学生。大家把座位之间的扶手抬起来,象火车上的卧铺一样,一人一排地睡起觉来。 我睡不着,就和前排的一个“大肚子”的姐姐聊起天来。没想到,她的话,使我还没到留学的目的地,就对留学产生了恐惧。 她告我她是从东北来的,到新西兰快2年了。现在的怀孕是意外,而且她有病不能流产,她只得顶着大肚子回奥克兰上学。 我向她打听留学的事,她就气不打一出来的说开了:“啥留学呀!纯粹是瞎掰,越学越没劲。” “别听中介摆呼的好,什么‘小班学习英语’。我在的英语学校几乎全是中国人,我们班好几十人,更是一个‘旁人’没有,英语老师倒成了老外。咱中国人总是爱在一起扎堆儿,上课乱烘烘,大说特说中国话。因为学校的学生是清一色华人,大家还讲笑话说自己上的是‘清华大学’。” “就这语言环境,还‘清华’哪!”我也担心自己赶上这样的学校,问:“那不能转学吗?” “新西兰的英语学校,差不多都这样,转哪都一样。再说学费也交了,不给你退,让你转不成。” “我们班有的人,在语言学校呆了一年多,英语没提高多少,倒是广东话学得‘呱呱叫’。”大肚子姐姐苦笑着说。 我在北京时也听到过类似的话,以为是笑话,但是从她的表情中看,我感到这笑话真是太“可怕”了。 “哼!我算是知道这留学是咋回事了,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大肚子姐姐摸着她的肚子,又看了看我,认真地对我说:“我劝你别做梦了,既然出来了,还是现实点儿吧,趁着年轻。” 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留学的梦刚开始做,就被她的话给搅和了。

当飞机结实地把我撂在了新西兰的奥克兰机场时,我已经离家整整两天了,可是我还没到终点,还要在这里转新西兰国内的飞机。 新西兰海关检查很严,这个不让带,那个要化验的……早有耳闻,所以把从北京带的、吃不完的食品都扔在了飞机上。几只毛茸茸的象玩具般的小狗在人群中穿梭,据说是查毒品的,出关速度很慢。 我的手机又响个不停了,这次不是我妈,而是早在机场等我的国内大学同班同学——可可。她比我早起飞半年,现在我也飞来了。 机场上人比中国国际机场的人少得多,但几乎都是黄皮肤、黑头发,就是有几个黄头发的也大都是染的。没想到在新西兰有我们的这么多同胞, 我在人群中寻找着可可,有老同学来接机,我对这个未知世界的恐惧感被冲淡了,甚至有些不够刺激的感觉。 “亭亭!”可可熟悉的声音传来。 可可一点都没变,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真人,我丝毫没觉得已经到了国外,好象我们是在北京的什么地方见面一样。 我们抱在一起,说着笑着,好象有说不完的话。在这么远的南半球国家竟然有老同学接站,那种兴奋的心情,那股亲热的场面,引来周围不少人羡慕的眼光。

漫长的路途使我筋疲力尽,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幸亏现在有可可,一切都不用我操心,她为我安排好了一切——带着我办转机手续,买了机票,托运了行李、还去银行换钱,又买了电话卡,手机卡…… 可可变得真能干,出来才半年,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眼下是新西兰的初秋,可可和她的朋友们还都是一身的夏季装,可是我呢,因为带的东西怕超重,所以衣服全穿在身上,里3层外3件的,背着沉沉的电脑,带着厚厚的眼镜,加上乱糟糟的头发,还拖着快撑破的行李箱——简直是个土老冒。

离我转机还有几个小时,可可的男朋友开着跑车,可可当起了导游,带我小游了一下世界面积最大的城市奥克兰。 短暂的老同学相会、美丽的花园城市奥克兰、还有看到可可和她的男朋友幸福愉快的样子,我觉得留学真浪漫,飞出来的感觉真好,我飘飘然了。

带着这股飘飘然的劲儿,告别了可可,我又继续踏上旅途。 这次我乘坐一架新西兰国内很土气的小飞机,乘客只有我和当地的一家三口人,还有一条小狗。连空姐都没有,由飞行员兼职。他来送了几块饼干,他在飞机上一走,机身就往一侧晃悠。 五十分钟后,小飞机平稳降落了,我从飞机上“咚”地跳到地面,就算下了飞机。 一股暑假去海边的时候才能闻到的泥土夹杂着海腥的气味,好象还有一点羊粪的味道,让我确信这就是我们全家在地图上反复查找过的,那个新西兰北岛西海岸的小城市。 我的留学目的地——新普利矛思市到了。

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一抬头,满天的繁星非常清晰地缀在夜空上,好象在天文馆里的感觉。我顿时想起了小时候爸爸教我认星星;又想起了小时候我在北京和远在日本学习的妈妈的约定:每天的晚上9点,我们都仰望天空,猎户星座就是我们的星星…… 正在我头顶的一颗特别亮的星星是什么星?北京的现在能看见星星吗?爸爸妈妈能看到这颗亮星吗? 我这才醒悟到离家太远太远了,好象站在别的星球上。

学校来接我的汽车载着我在夜色中飞快地行驶,我的余光突然看见了路边大黄色的M标志和KFC的灯箱,这是“肯德基”和“麦当劳”的标志,我太熟悉了!此刻,北京我家门口“麦当劳店”的黄色大“M”也该亮了吧? 我的homestay终于到了。英文中homestay这个词,意思就是“寄宿家庭”。女主人在等我,听到了我们的车子的声音,跑出来帮我拿行李。我看着她的背影和屋里柔和的灯光,我见景生情,更想家了。 三天的旅途生活,从想家开始,又在想家中结束了。<未完> 作者:余亭亭 2004年6月 于新西兰

美利坚院校

数十位海归留学专家美国留学网能为你做什么?

1、24小时内我们的专业顾问会和您取得联系并根据您的要求为您涉及留学方案。
2、“出国留学需谨慎,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要太追求名校”——桑老师名言!查看出处>>
3、信不信由你,针对一些学校申请,我们是免费办理;一些学校我们是先办理成功后收费--首家推出留学电商化机构
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拨打我们的留学免费咨询电话:400-690-8210 或者
  • 桑老师

    桑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952236121

    微信:bjsangqing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桑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 吴老师

    吴老师中国留学网总裁

    从事留学高端服务十二年,美国本科奖学金申请专家

    首位提出留学电商化零中介体系。

    手机:13601085499

    微信:skoda1999

    点击咨询

    在线咨询

    吴老师的博客 提交个人免费评估申请

快速报名表

姓  名: * 真实姓名 电 话: *与您取得联系
申请国家: Email: *投递相应的留学材料
联系时间:  QQ:
毕业学校: 毕业专业:
补充说明: 你的个人职业规划,以及自己的一些特殊才能,语言成绩,工作经历,获奖信息,留学计划,自己问题等